35选7近500期走势图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農業部農業生態與資源保護總站 > 新聞中心 > 資源保護

制服水花生 甲蟲幫大忙

發布日期:2019-01-22來源:《 人民日報 》( 2019年01月22日 14 版) 作者:

【字體:打印

  原產于南美洲的水花生傳入中國,造成局部水域的水體交換受阻、水質惡化、水體缺氧、魚蟹大面積死亡,造成巨額經濟損失。但人工打撈、機械粉碎等物理防治手段成本高,而且加劇了水花生蔓延;化學防治則會將其他水生植物一并殺死,還會帶來農藥次生污染。原農業部和原湖北省農業廳最終確定采用生物防治手段,引進專食水花生的水花生葉甲。 

  不大的淺水塘里,密密麻麻地擠滿了一種不起眼的植物,盤根錯節的枝蔓絞纏在一起,一根枝蔓上又有數十個分叉的枝條,層層疊疊向遠處延伸。雖然是冬天,但尖尖的綠色葉片仍鋪滿了整個水面,仿佛只要有一絲空間就要繼續生長。這,就是水花生。 

  在湖北荊州市長湖水產良種場,一個塑料薄膜溫室大棚坐落于池塘旁邊。走進大棚,一個淺水塘被一橫一縱兩條路分成了4個方格,每個里面都擠滿了水花生。 

  記者俯下身,發現這些植物的葉片上有一些米粒大的小蟲,蟲身呈黑色,兩鞘翅上各有黃色紋,觸角呈鞭狀,3對胸足,不仔細看很難發現。 

  原來,這座溫室大棚竟是一座“天敵工廠”,繁衍的是水花生的天敵——蓮草直胸跳甲,又名水花生葉甲。荊州市農業生態環境保護站站長毛波介紹,這座大棚占地128平方米,每年可保證2000多只葉甲平安越冬,防治面積可達2萬畝。 

  要不是有了這些水花生葉甲,附近養殖水產的魚塘可能已經是一潭臭氣熏天的死水了。 

  外來物種水花生入侵,300萬畝水陸域拉響警報 

  水花生,學名叫空心蓮子草,因其葉與花生葉相似而得名。 

  江漢平原的農田里、河溝中,曾經隨處可見這種開著白色小花的水生植物。 

  這種看起來很尋常的植物,在湖北省農業生態環境保護站副站長樊丹眼中,曾是“湖北水域生態之痛”。 

  “水花生水陸皆能生長,生命力極其頑強,一棵植物一年就可以發展成一大片。豬、羊等牲畜吃了后,糞便中排出來的未消化的草莖,進入土壤還能落地生根萌芽。在農田中,如果水花生不及時清除,農作物很可能會絕收。”樊丹介紹,它們不僅侵占農田、林地,還侵染塘堰及溝渠,堵塞水道,限制水流,增加沉積。在公用綠地、居民區等生長蔓延還會傳播多種寄生蟲病。 

  據資料記載,水花生原產于南美洲,上世紀30年代由侵華日軍帶入中國,用于喂飼軍馬,50年代傳入湖北。湖北省地處長江流域中下游,境內河湖眾多、溝渠縱橫密布。良好的生態、廣袤的水域成了水花生蔓延、肆虐的“樂土”。2004年以來,洪湖、梁子湖、三峽庫區等多處水域曾頻繁告急,水花生大面積擴散泛濫,嚴重影響農業、漁業生產和水域生態環境。 

  2009年,洪湖暴發水花生應急事件,水花生瘋長形成了幾百個大小“島嶼”,最大面積約有1萬畝,總面積超過3萬畝。所到之處,水域原生植物無法生長,水生蔬菜如蓮藕、竹葉菜等受災嚴重,湖泊沼澤化和富營養化加劇。在水花生板結區,船只無法航行,有的漁民要繞道10余里。 

  水花生的泛濫還造成局部水域的水體交換受阻,水質惡化、水體缺氧,魚、蟹大面積死亡。2013年,咸寧市向陽湖水花生大面積暴發,漁民戶均損失6萬余斤魚、2000多斤蟹苗。在斧頭湖、西涼湖等湖區,漂蕩的水花生“浮島”隨風沖撞養殖設施,造成魚、蟹逃逸,約200戶漁民6000畝圍網養殖水面減產減收,造成漁業經濟損失達5000萬元左右。 

  2007—2010年的統計數據顯示,湖北是全國水花生重點危害區,最多時分布面積達300多萬畝。每年因漁業受災、作物減產、打撈人工、防洪防汛等造成的經濟損失和花費達1.9124億元。 

  引進天敵葉甲,三個月控制住水花生蔓延 

  “這附近過去全是水花生,連船都開不進來。”站在飛馳的快艇上,順著荊州洪湖市農業環境保護站站長李循早指的方向望去,水面波光粼粼,一眼望不到邊。 

  是什么將洪湖“還原”成了現在的模樣?這秘密就藏在湖中一個名叫“清水堡”的小島上。 

  從張大口碼頭乘坐快艇出發,約十來分鐘就到了清水堡——一個四面環水、陸地面積約為465畝的長條多邊形島嶼。 

  離船上岸,沿著人工步道前行百余米,就看到一座玻璃房子。李循早介紹,這是洪湖市農業局撥款,通過招投標方式于2015年建設的“天敵工廠”——水花生葉甲越冬繁育基地。基地建好后,農業局每年下撥3萬元管理資金,由洪湖古韻旅游開發有限公司指定1名專人負責維護管理。基地占地450平方米,對方圓5里的水花生都形成了有效控制。 

  “過去,島內外密密麻麻長滿了水花生,漁民想上島,只能等大風吹走水花生,才能劃船靠岸。島內有個占地280畝的池塘,以前種了不少荷花,后來長滿了水花生,嚴重影響了漁業養殖和觀光旅游,我們每年都要花錢請30多個漁民過來幫忙打撈,人工費用約7萬元。”該公司負責人介紹。 

  “為了防治水花生,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分別嘗試了物理防治和化學防治,但效果都不太理想。”樊丹介紹,物理防治水花生包括人工打撈、機械粉碎等手段,不但成本高,而且打撈時莖根一旦折斷,會增加繁殖體,反而加劇蔓延。化學防治則會將其他水生植物一并殺死,還會帶來農藥次生污染。 

  2009年洪湖水花生應急事件暴發后,原農業部和原湖北省農業廳組成專家調查組赴實地調研,最終確定采用生物防治手段,引進水花生葉甲。“葉甲的神奇之處就在于,它具有專食性,只吃水花生,不會對一般的農作物造成禍害。”樊丹說。 

  當年9月,原農業部科教司在洪湖舉辦了水花生現場滅除活動,將3萬多只水花生葉甲釋放到洪湖,效果立竿見影:不到3個月就基本控制住了當地水花生蔓延。開展生物防治3年后,受災損失基本得到控制。 

  “2015年,我們這個基地投入運營,不到一年時間,水花生就被控制住了,節約成本100多萬元。”洪湖市水花生葉甲越冬繁育基地工作人員盛傳征說。樊丹介紹,從2012年至2015年,全省采取生物防治水花生,防治面積達173.8萬畝。 

  科學防治,探索建立長效機制 

  2009年,洪湖投放的葉甲雖然暫時控制住了水花生蔓延勢頭,但到了次年春天,天氣回暖,一些地方的水花生又死灰復燃。2011年、2012年間,水花生在洪湖、梁子湖等水域再次暴發災害事件。 

  樊丹介紹,水花生葉甲原產南美洲,屬亞熱帶物種,引進中國后一直在海南、廣西等南方地區培育。湖北地處中部,冬季氣溫低,大部分葉甲的蟲卵及幼蟲都難以正常越冬,導致來年天敵蟲源基數大幅降低。 

  如何幫助葉甲繁育越冬,形成生物防治的持續穩定效果?2010年11月,在原農業部支持下,湖北省農業生態環境保護站在咸寧建立我國第一個葉甲越冬繁育基地,探索“溫室大棚繁育葉甲”的新技術,冬季保種,春季釋放,葉甲存活率大大提高。荊州、鄂州、宜昌等地也陸續建立類似的基地。 

  “2013年,荊州市葉甲越冬保育基地從廣西大學引進5000只葉甲,次年夏季防治水花生發生面積達2萬余畝,所到之處的堰塘、溝渠,水花生在15天內就被吃光直至枯死。”荊州市農技推廣中心副主任高紅兵說。 

  樊丹介紹,2010年以來,湖北已建設了15個水花生葉甲越冬繁育基地、水花生天敵越冬繁育示范區31萬畝;水花生生物防治技術已覆蓋20多個縣市,防治示范與推廣面積達173.8萬畝,聘請中國農科院、華中師范大學等科研院所的6位專家進行技術攻關指導。在此基礎上,2018年湖北出臺了空心蓮子草生物防治技術規程,初步構建了水花生生物防控技術體系。 

  “我們的長江流域天敵越冬繁育、助增釋放等技術均屬國內首創,吸引其他地區農業技術部門前來參觀學習,推動了水花生生物防治技術的迅速推廣。”樊丹一臉自豪。 

  不過,她并沒有就此感到輕松,“現在全省水花生入侵基本控制住了,但是近兩年來,另一種外來入侵生物——水葫蘆已經逐漸成為最大的隱患。”湖北農業部門也引進了水葫蘆的天敵——水葫蘆象甲,目前已經在全省建了5個象甲越冬繁育基地。 

  “葉甲生長周期只要30天,象甲的生長周期卻要3個月,比葉甲更難養,始終沒有形成規模。下一步不僅是保種越冬,更要加大水葫蘆天敵的人工培育技術研究。”樊丹說。 

相關附件:

相關新聞

友情鏈接
35选7近500期走势图 排列七一等奖奖金多少 重庆时时彩手机走势图 今晚必中 足彩任14开奖 上赛季五大联赛排名 11选5软件 大众彩票APP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下载 大乐透走势图连线带坐标斜线 5大联赛排名